希由

羨慕會写長篇的人

【弓士】理想的延续 03(清水/短篇)

※FGO背景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元素转换,你明明是我的礼装,突然跑到哪里去了,我们还要去做任务的!”披着红色披风的娃娃头少年朝黑发少女吼叫道。

“啧,被发现了吗……”黑发少年不满地悄悄话,就追上娃娃头少离开了,满可惜的和艾米亚他们道别,“下次有空我们再说吧!”

一直目送到黑发少女离开,艾米亚才缓缓向身边的投影魔术问,“喂,凛那个是怎么一回事?”

与投影魔术那种的青涩感觉不同,黑发少女明显是充满一种成熟感,如果要比喻的话,投影魔术是成长前,而黑发少女则是成长后,可同为概念礼装的人,为何会相差的这么大?

“那是因为她是圣杯战争之后的人……”少年垂下眼了眼帘,然后走上前,边走边说道,“也可以说,这是【远坂凛】的极限所在,她所达到的最终地点,她作为魔术师的最好结果。”

“我们--在这些概念礼装当中,有六张特别的礼装,并不是说这些礼装有多好用,只是我、远坂凛、间桐樱三人的系列礼装,三张是我们是刚开始圣杯战争的模样,而另外那三张则是我们的理想形态……”

看着投影魔术的背影,艾米亚手握成拳头目光阴沉,照前面赤红发少年所说的话,艾米亚……【卫宫士郎】这个人用了整个人生所追求的目标,已经达到了。

但这同时也说明了英灵艾米亚,是人生道路上的其中一条失败道路,是个失败作。

“反正总有一天会见面,我先让你们见见面,正好他也想看看你,他一定很开心的。”

“他?”

不知不觉中,他们来到某一个门面前,投影魔术回头向艾米亚笑了笑,也不管他的意愿,便把门打开了,“对,我们的理想化身,五星礼装-限制/零毁。”

因察觉一些动响,一身武士装扮坐在床上的限制/零毁微微抬头,琥珀色双瞳如湖水般清澈平淡,上半身赤裸仅披上白色和衣,可以看出那人肌肉条理分明。

在看到他的那一刻,艾米亚便知道称眼前那个人为理想形态是实至名归的,与艾米亚此身为剑不同,他是一把藏在于刀鞘里的刀刃。

前者仅只是一把武器,毫无思考,只用于杀戮的冷兵器。而后者则是心如止水一直专注地,就像锻剑一般,就像燃烧自我一般,不停地挥下锻造的铁钟。

剑与刀匠,所在级别的不同,一目了然。

真的,输得一败糊涂……

在艾米亚讽刺自己的时候,他错过了限制/零毁眼中一瞬间的惊愕,“……没想到我还能再次看到你,Archer。”

艾米亚被召唤来到迦勒底之后,看到很多熟悉而又陌生的人,也有不同的反应。而眼前这个人,并不像投影魔术那样打招呼时有点生硬,也不像凛那样眼中充满怀念。

比前者更为熟悉,比后者更为感触,是刻彻骨的沉重感情。

他与他之间又有着,怎样的因缘呢?

~tbc~

我把五星士郎說成是最好的結局,等村正士郎出了後,我會被打臉不?【抖抖震】

【弓士】理想的延续02(清水/短篇)

※FGO背景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礼装,据说是根据过去圣杯战争有关系之人或物品而卡片化,其功能是用作支援英灵作战,每张卡片自然有不同的作用,而艾米亚眼前的人,或者说是礼装,则是根据卫宫士郎的投影魔术而成立为卡片。

也是,藤丸立香认为这是最为适合艾米亚的礼装。

虽然其理由十分随便……

“你们两个的姓都是一样,这一定是缘分的一种,那我和马修还要召唤其他英灵,详细的事你就问投影魔术。”

然后,被赶出门外了。

导致未来的自己与以前的自己,互相对望无言以对,最后还是艾米亚淡定地开口道,“卫宫士郎,你刚刚说【很久不见】对吧?那意思是你还有圣杯战争的记忆?”

虽说他已经了解礼装为何物,可实际详细情况又如何?这个卫宫士郎还是卫宫士郎吗?还是,那只是披着卫宫士郎外壳的模仿之物?

“……一半?”投影魔术面色尴尬地移开眼,随后回头对上艾米亚不解的视线,立刻补充道,“正确来说,我是圣杯战争刚开始的卫宫士郎,所以以你的理解来说我只有一半的记忆,对吧?”

最后,投影魔术作出最后的总结。

“我的确是卫宫士郎,只不过不是你认识的卫宫士郎。”

气氛一片寂静,投影魔术悄悄歪头望向突然沉默的英灵,只是认为对方可能要些时间消化一下,于是默默站在艾米亚的旁边,等待英灵的回应。

“那--”

“骗人,这不是Archer吗?”来者是身穿红色华丽礼服的黑发蓝眼少女,修长的双腿,充满自信的微笑,每走一步都不失优雅的高贵气质。

“凛?”

“什么什么,这充满疑问的回应?”眼睛带有戏谑不怀好意地问,“难不成你把我这个前Master 忘了?真的是冷血无情的从者呢~”

艾米亚背后冒出冷汗,不自地退后一步开口解释,“不,我--”

可面对黑发少女突然出现的突击,艾米亚大脑一片混乱,无法说出任何解释的话语。

“好了远坂,关于我们礼装的事,我还没和Archer说完的,所以他才会有些疑惑的。”

仿佛看到第一次看到投影魔术般,少女张大双眼望过去,接着又在艾米亚与投影魔术之间来回看,像是很出了什么结论般,少女扬起微笑,“你们关系真好呢~”

“吓?”艾米亚一脸嫌弃马上出言道,“谁和这个天真自大的小鬼关系好。”

“甚--!谁是天真自大的小鬼!”

把投影魔术的头按下去,艾米亚尽是不屑地指指点点某个小鬼,“就是这样,我怎么看也看不出我和这小鬼有哪里相处很好。”

“噗!”黑发少女不由得出声笑出口,这久违熟悉的让她内心某一处变得温暖柔软,但和以前不同,看似同样争吵的情景,有什么悄悄地改变了,“Archer ,你没有看出吗?士郎对你的可没有之前那么……该说是讨厌吗?或者是,闹别扭?反正他对你意外地好哦~”

英灵楞了一楞,把视线移向少年,回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,确实在黑发少女来到之前,二人相处得对他们来说是过分友好。

少年有些不快把脸撇到一边去,可也没有出言否认,“……那是因为以前Archer讨厌我,所以我也要讨厌他。”

“等等,士郎你就是因为这样讨厌Archer吗?!”黑发少女不可置信盯着投影魔术,脸上就差写着【你是小孩子吗? !】的表情。

随后少女又意识到什么似的,转移目标望向眼神复杂的艾米亚,笑意又更深几分,“士郎是个单纯的人,讨厌他的话,他就讨厌对方,那么不再感到讨厌的Archer君,你的感觉如何?”

~tbc~

【弓士】理想的延续01(清水/短篇)

※FGO背景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Servant,Archer,应召唤而来。”

睁开眼的那一刻开始,艾米亚便知道这一次的圣杯战争有所不同,至少以他的认知来说,这甚至连圣杯战争也不是。

圣杯战争应该是人性丑陋的缩影,因争夺圣杯而引发罪恶、因争夺圣杯而堕落死去,起因只是为了实现人们心中的愿意,而愿望即欲望,可笑至极。

但根据圣杯所发给的资料来看,战争还是以争夺圣杯为目标,但并不是为了实现愿望,而是为了对扭曲的历史进行修正,这种犹如拯救世界般的行动,他心里不由得有几分动摇。

“欢迎你来到迦勒底,我叫藤丸立香,是你的Master。”黑发蓝眼的少年上前踏一步,扬起微笑自我介绍,不远不近恰到好处的距离,一会让人生出嫌恶的情绪。

看起来少年早已在不同的英灵中,已掌握出与英灵之间的相处之道,而身旁手持拟似宝具的盾牌,盾之英灵少女更是证实了他之前的猜想。

这么大规模的拯救大行动,必然不会只有一、两个英灵,但问题是多少个?又是哪里英灵被召唤了?

“我大致上了解情况,那么我需要做什么,Master?”艾米亚习惯性分析盾牌的构造原理,可分析完的那一刻,即使得知参加拯救世界,很好地掩饰心中动摇的脸,此刻不禁有几分崩裂。

“怎么了?”察觉对方目光的盾之英灵开口道。

自知自己失礼了的艾米亚,手握拳在嘴咳了一声,“不,没什么。”

“这样……那么重新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马修。”马修笑了笑,伸手道,“请多多指教,如你所见是亚种英灵,你呢?”

“我只是个无名的英灵,并不是什么伟大的人,不说也没什么关系。”艾米亚伸手接过对方的手轻轻地握。

“可是……”马修犹疑地望向藤丸立香,目光带有不自觉的求救信息。

黑发蓝眼少年拍拍盾之少女,上前走一步,“抱歉,因为我们这边也有几个Archer,所以我们都是用真名称呼对方的。啊!如果真的讨厌说出自己的真名,要不然我替你起一个称呼?”

红黑武装的英灵沉默几秒,一眼开一眼闭叹气道,“……艾米亚。”

“咦?”

“只是要个称呼对吧?那叫我艾米亚。”

闻言,主仆二人欲言又而地看着红之英灵,然后互相看对方一眼后,像是达成共识似一起点点,藤丸立花开口说,“你知道礼装是什么吗?”

其后,艾米亚便知道为什么在他说出自己的姓之时,那二人一脸怪异。

赤红色的头发与琥珀色眼瞳,身穿学校体育服的青涩少年,一面朝气以直率的眼神望向艾米亚,“四星礼装投影魔术,同时也叫做卫宫士郎。”

少年像是感到不对劲顿了一顿,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抓抓自己的后脑勺,“……或者,我应该说很久不见吗?Archer。”

~tbc~

寫手問卷


1.你的笔名是?说说笔名的来源吧?
希由,第一次写文的女主名字【希(望自)由】

2.当写手多久了?
2年左右…?

3.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?
至少30000字

4.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当一个写手?现在呢?
想成為像剑魅儿一样的作者,现在则是愛好

5.第一次创作是在什么时候?
12歲(黑歷史……)

6.当时的作品现在读来什么感受?
黑歷史

7.现在主要写同人/原创?
同人

8.喜欢写什么类型的CP?
沒特定

9.最爱的是哪一对CP/人,有为他们/他做过什么吗?
黑白来看守所的犬藏,写了10000左右

10.感觉自己的文风是怎样的?
治療系

11.最喜欢的作者是?
剑魅儿,御我

12.平常会不会花很多时间看别人的作品?
会吧……?

13.尝试过模仿别人的文风吗?
有!

14.感觉自己码字的效率怎样?更新频率如何?
不定(最高一天1000+),不定(最高日更)

15.创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癖好?
沒有吧?

16.灵感枯竭的时候会怎么办?
看別人的文或求建議

17.更喜欢创作什么样的题材?
童話…?

18.当写手最开心是什么时候?
心心!!!評論!!!

19.感觉自己作品最大的问题在哪?
描寫少!

20.贴出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一段吧。
夜幕降临,一座又一座的大厦亮起灯亮,变幻莫测、五彩缤纷,如同天上数之不尽的星星

如果要将城市比喻成一个人的话,晶莹剔透的霓虹灯,成为了城市的皮肤;纵横交错的交通设施,构成了城市的骨架;活着的市民,则是城市的血液。

那么的话……

那些活在黑暗之中的魔物,是祸害城市的猛毒。

(但是,模仿回來的……)

21.写过H吗?

22.坑品如何?
長篇必坑,短篇必填

23.有没有遇到过瓶颈,想过放弃吗?是什么支持你继续创作的?
有的,支持就……是強迫自己填吧……

24.觉得写作最重要的是什么?
只要文笔不是太差,有剧情就可以了。

25.创作这么久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吗?
文笔只好了一点

26.写完之后有没有检查的习惯,会完结后大修吗?
时有时无,基本上写完就马上发,发完才想起检查,总会捉到小蟲。完结会大修

27.创作时最反感的是什么?
崩人设,卡文,沒灵感,找不到人求摸头安慰

28.对未来的创作有什么计划吗?
沒计划,喜欢就写,不喜欢不写,隨心所欲

29.最后给自己写一段话。
那么,你什么时候才会完成一篇长篇?什么时候才会有一本屬於自己的書?

30.艾特几位继续。
@天草霞  @江山  @乌龟炖考拉  @衔糖之喙

【我英】無個性木偶03(清水)

※黑泥注意

03

“你的名字叫什么?”

“……木偶。”

“欧尔迈特对你来说是什么?”

“……敌人。”

“英雄对你来说是什么?”

“……敌人。”

“那么我们对你来说是什么?”

“……必须听从命令的对象。”

“什么命令也可以?”

“……什么命令也可以。”

“那么把房间,那个女人的人头带给我。”

“……是。”绿谷出久呆然地对着屏幕点头,拿起刀子转身把门打开,露出似曾相识的场景,只是坐着在那边由绿谷出久改为眼前的那个女人。

那是一个和他同样墨绿色头发的女人。

她虚弱地坐在那里,因察觉一些动响而微微抬头,失焦朦胧的双眼望向绿谷出久的方向渐渐聚焦,“……出久?”

--那个女人正在诉说他不认识的名字。
木偶一边想,一边抬起脚往前走。

明明身体都残破不堪了,可双眼开始有几分生气,“出久,为什么你会在这?你失踪之后,妈妈好担心你。”

--不,他并不是【出久】,而是【木偶】。
木偶无视她的话语,命令执行中。

“但没关系,妈妈在这里,妈妈会救你出去的。”一改被消磨绝望、死气沉沉的模样,在看到绿谷出久的那一刻,重燃生存的希望,她的身体依然害怕得抖抖震,可还是挣扎反抗起来。

--为什么要救我?
木偶走到女人的面前抬起刀子。

“出久?”她有些不理解地看着绿谷出久手上的刀子,仿佛明白了一般脸色一下子毫无血色地苍白起来。

即使绿谷出久眼神空洞性情变,甚至想要杀死她,但她还是认为这是她的儿子绿谷出久,也许正正就是因为知道,才会如此痛苦难受。

对于自己的孩子成为杀人犯,自己却无能为力。

她只好不甘地低下头,“对不起,出久!对不起!”

--……
木偶手上的刀子顿了一顿,不知道正在想什么。 。

绿谷妈妈抬起头看着她那最亲爱的儿子,像是把绿谷出久深深地记入脑袋之中,然后扬起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,“出久,我爱-- ”

一声类似于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,然后在地上滚了几圈滚到绿谷出久的脚边停下来,血液飞溅散落于四周,绽放一朵又一朵的血花,而正好有一滴血液飞溅在绿谷出久的眼角上,然后滑落脸庞。

犹如是他自己流出的血泪般。
犹如绿谷妈妈为无法哭泣的他,而用自身的血液飞溅上去般。

“你的名字叫什么?”

“木偶。”

“欧尔迈特对你来说是什么?”

“敌人。”

“英雄对你来说是什么?”

“敌人。”

“那么我们对你来说是什么?”

“必须听从命令的对象。”

“什么命令也可以?”

“什么命令也可以。”

“那么,你手上的是什么?”

“……你要的人头。”

【我英】无个性木偶02

突然發現,我寫的不是黑久,而是虐出久的,感覺我把第三章後會有很多人想打死我。【抖抖】

還有還有,我想了又想還是決定這文是無CP向了,第三章虐完出久就逃命去。

***

在假定灾害事故现场--称为USJ,英雄科1-A班的学生将会进行人身救援训练,但本是由相泽消太、13号以及欧尔迈特三位老师的共同训练,欧尔迈特因事无故出席。

“那么首先--”相泽消太突然停下来,有些疑惑望向在他们不远处突然出现的小黑点,多年来的作战经验让他在所有人当中,最先发现那个异常,但他并不知道那个异常是什么。

小黑点渐渐扩大形成一个小黑洞,有一只手那伸出来,接着露出了一名灰蓝色头发的少年。

“快集合,不要乱动!”内心的警报声不地地响起,相泽消太带上护目镜大叫,“13号!保护学生!”

“那是什么?又是和入学测试的时候一样吗?”

“别乱动!那是敌人!”

一个又一个陌生人从黑洞里出来,爆豪胜己狠狠盯着站在灰蓝色头发少年的旁边,那个带上面具的男孩。

简约的白色面具,双眼似是泣血般的两条红痕,偏偏嘴角处却极力上扬,失真的笑容,像是演出节目时的小丑,又像是被人操控的,失去了自我感情的木偶。

虽然没看到样子,但爆豪胜己知道自己认识他,内心看到他的那一刻开始,就变得异常烦燥,而能让他这么不爽就只有一个人……

“臭久!!!”

“等一下,爆豪!”相泽消太阻止道,可爆豪胜己早已听不入耳飞奔出来,“豪爆由我来处理,13号你带学生避难去。”

“那个少年好像认识木偶,怎么办?”黑雾踏上一步向死柄木吊问。

“那能怎么办,好不容易带上大家来,欧尔迈特和平的象征竟然不在。”死柄木吊微微挑眉,身上带有毫不掩饰的浓烈恶意,“那把孩子们也杀了吧?”

“射击队,来了!”

“小孩子和一个老师,只有两个人就打算正面突破,太傻了!”

他们自满认为自己人多势力总不能输给区区的两个人,殊不知世界上有一种实力叫以一敌百,而他们所面对的二人就是拥有那一种实力。

“虽然没想过他们会打赢,但一群杂鱼起不到半点用处……”

黑雾早已上去阻挡出口,而手下被全灭也只是时间的问题,可要出动无脑吗?但无脑本来是打算与欧尔迈特决一死战。

“头发……”木偶说。

“吓?!你在说什么”死柄木吊顿了一顿,回头看向相泽消太,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观察了一会儿,有一种想法在死柄木吊形成,如果是真的话,那么他们可以打破现有局势,本认为是个一无是处的无个性废物,但死柄木吊开始有点对他改观。

死柄木吊抬高双手往相泽消太攻击去,并成功废了相泽消太的右手。

“喂,臭久你在看哪里?!”爆豪胜己出现在绿谷的面前,右手早已准备作势攻击,发出一阵阵火花,可绿谷出久像是早已知道般,看也不看躲过去,并捉住爆豪胜己手臂,以自己的背部为支点,将爆豪胜己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
豪豪胜己一脸不可相信。

反应过来了?

不,他的是被预读了?

这并不是使用什么个性,而是靠的是绿谷出久自身的力量,而这样的认知让爆豪胜己不爽到极点,但下一秒绿谷出久所说的话,更是突破极点之中的极点。

“……你、是谁?”

………

“我、就是我!无个性的绿谷出久!”

死柄木吊隔着屏幕看那疲惫不堪,却依然坚持自己信念的少年,“……实验失败,我应该这么说吗?”

“不,他做的非常好。所谓的恶、所谓的善,是什么?一个人的善与恶是因那人的本性而形成,还是受到种种因素而形成的?”男人解释道。

“开始第二阶段,把他的记忆都摧毁掉。”

~tbc~

【我英】无个性木偶01

#无个性黑久注意(自從看了疯子的短篇而得出灵感的,明明在敵方卻还是好人真的太棒了!)
#主要是正剧向,恋爱向只有曖昧关系(CP胜出/轰出)
#最后,疯子生日快乐!!! @疯子and正常人

******

在那一刻,绿谷出久身体比大脑还要快地,他冲进炽热的火海之中,并扑上那一堆淤泥身上,可无论他怎么抓紧,手还是很轻易地滑出去。

“为什么!!你会冲出来!!”爆豪胜已挣脱上半身淤泥的束缚怒吼道。

手正在抖动,说实话绿谷出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冲出来,但如果一定要说为什么的话……

“你、摆出了一副求救的表情!!”

随后,欧尔迈特赶上,把事件一拳完满解决。

但殊不知在黑暗角落有一名男人默默地观看这一切,并把视线停留于绿谷出久的身上,自言自言的说,“无个性,却富有正义感……真像……”

***

“…欧尔…特…是…光说漂亮话……伪善者……”

声音似远似近响起,绿谷出久缓慢地睁开干涩的眼睛,迷糊的视线中等了一会儿后才凝神聚焦,而在哪里的是就只有,他被困在这密室空间的事实。

双手被束缚在背后,并坐在椅子上面对一部电视,而萤幕中只有一片空白,并日以继夜不停地向绿谷出久灌输一些理念。

“你是一个无个性的废物。”

“连欧尔迈特也不屑救你这个废物。”

已经过了多少?

一星期?一个月?一年?

不知道,自从绿谷出久刚经历完淤泥事件,遇上全身像是似黑雾构成的男人,“请问你就是绿谷出久吗?”

他就这样过着不知时间的密室生活,因为那电视机的原因,他无法安心睡眠,而在饮食方面一直保持在不会饿死,又不会让他有力气反抗的程度,绿谷出久知道他们,又或者说那些幕后凶手正在削弱他的意志力。

而他们确实做到了,集中力开始减少、记忆力明显衰退,在那胡说八道的理论之中,他竟开始有几分认同。

“这是欧尔迈特的错。”

“否定你,也没有出来救你,全部都是他的错。”

而同一时间萤幕的另一边,他们一直默默地观察着这一切,死柄木吊向他身边的男人问道,“先生,你为何这么看重这个小鬼?”

在他看来,无个性的人要多少就多少,为什么先生会这么注意,这个一事无成的小鬼?

“看重?”男人微微顿了一顿,“不,这只是个实验。”

然后,男人按了某个按钮,把绿谷出久面前的画面影像,切换到他的身上,巧妙地只露出上半身,而又看不见样子。

毫无意义不断重复的理论突然停止,整个世界仿佛静了下来,这引起绿谷出久注意,便提起头望向那萤幕,接着响起的声音里,仿佛带有魔性般,问出他内深最渴望的事。

“你、想要【个性】吗?”

个性,一个让绿谷出久又爱又恨的词语,如果生来有个性的话,他就不会面临如此的地步吧?

不用被看不起,不用被嘲笑,还能拥有成为英雄的资格。

而现在他突然被告知他可以拥有【个性】?

“我…当然…想要……”张开许久没说话的嘴,声音沙哑低沉得犹如一部破烂的收音机。

“那么我们--”

“可、是!”绿谷出久打断男人的对话,“也许我很渴求,但也不会奢望太多!”

也许拥有【个性】,他并不会面临如此的地步,但是啊……

这就是他,正因为是无个性,才形成现在的他。

身心都受到了长时间的折磨了,可在那虚弱疲倦的脸孔上,那双眼还没死,甚至带有几分坚定。

“我、就是我!无个性的绿谷出久!”

~tbc~

【黑白來】比賽11(0115/清水)

总算寫完了!!!!!!!很好,总算把坑填完了,可以安心下來,去填其他坑,弓士坑什么的【逃】

26.夏日书房下午茶.

在双六家里,总是热热闹闹的,但总有的时候会有平静的一天。

在书房里的下午荼,待双六一处理完文件之时,他回头一看本应是在看漫画的Jyugo熟睡中,看着那安心熟睡的面孔。

双六一不禁如此想。

也许,这就是所谓的幸福吧?

27.道歉信.

双六一与Jyugo少有地吵了个大架,并不是没有吵架过,只是他们吵架总会微妙地,不会越过那条底线,可人就是总一不小心地说错话,即使起因只是个普通无聊的小事也好,因此有些心底话也会不小心地爆发了。

--“那你不捡我回家就不用这么烦了!”

有不只一次Jyguo是如此想的。

他是一个没人要的孩子,而且他还不停地为双六一添了很多麻烦,说不定双六一已经不想再养他了。

然后,Jyguo跑出家里去了,甚至有几星期都没有回家,但在学校他们之间却是看似很正常,只是太正常了,任何人都知道他们正在冷战中。

对此,双六一没什么表示,让人不知道他正在想什么。

“Jyguo,你真的不回家一下吗?”
“不回。”
“可是啊,你的衣服还有课本之类不是都在阿一那边,真的不回家拿吗?”
“……”

放是,Jyguo在双六一加班的情况下,小心翼翼地回去拿东西,结果没想到一打开家门,屋内非常乱,一堆吃完没扔的杯面、数量超常的烟头,以及地面上乱扔的纸。

Jyguo把地上的纸捡起来看,却没想到那是一封道歉信,一封写都一半的道歉信,不至是Jyguo手上那张,所以地上的纸全部都是道歉信,只是写信的主人写的不满意而到处乱扔了。

背后的开门声突然响起,门一打开屋内的二人都楞了一下,然后沉默对视。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“……哦。”

28.家庭影院.

每星期六,他们都会有个家庭影院,而有一天是一套恋爱电影。

结果……

他们都秒睡了。

29.照片墙.

“阿一,你不觉得我们家的墙单调了点。”
“所以呢?”
“加点会不会装饰比较好?”

然后第二天,墙上多了很多照片,只是……

满满都是Jyguo,由幼儿园到高中生,各种服装,全部都有。

看着不认为有什么问题,还有些自豪的阿一,Jyguo默默地吐槽道。

……阿一你这是隐性儿控?

30.厨房里的暧昧.

“阿一,今天吃什么?”

Jyguo走进厨房里向双六一问道,只见对方手拿一条青瓜沉思几秒,然后看向Jyguo,“青瓜。”

Jyguo快逃!!!

~End~

【黑白来】比赛10(0115/清水)

差五題!!!!快了,写完五題之后我要整理一下这个同居30題!!!!

同居30題(25/30)

23.半夜出门.

在jyguo上小学的时候、在双六一还没成为老师的时候,Jyguo有一段时期是闷闷不乐的,但不论双六一怎么问也好,Jyguo还是怎么也不会说出来。

直到双六一发现原来是因为Jyguo被同为小学生的人欺凌了,而那群小学生背后还有他们的小混混哥哥。

对此,双六一什么也没说,半夜出门去到潮湿狭窄的小混混最爱的废墟。

“喂!你这光头是谁?这里是我们的地盘。”

双六一淡定地吐了一口烟,再把烟扔在地上完全无视那个人,见此小混混不满地打算教训对方之时,突然胸口一痛,整个人都向后弹飞出去了。

“……不,现在是我的地盘了。”

24.周年纪念的烛光晚宴.

那一天,阿一会吵着想吃荞麦面,Jyguo不懂西式礼仪而手足无措。

事实证明,他们完全没有浪漫的细胞。

25.看到对方日记中的自己.

今天双六家正在大扫除中,作为双六家的一分子,Jyguo自然也要去帮手,自自然然地找到了很多怀旧的事物,然后他无意间找到了一本笔记。

他打开了才发现那是一本日记,上面记载了双六一的一生,Jyguo自然好奇地看下去,发现自己不知道的双六一,例如原来青少年时期的双六一,还是个史上最强不良少年。

Jyguo 看得津津有味,直到他看到他们相遇的那一天,上面只写了短短的一句话。

XX/XX/XXXX
捡了一个孩子,名字叫Jyguo。

XX/XX/XXXX
养小孩子好麻烦,而且那小鬼什么都不懂,笨死了!

XX/XX/XXXX
笨死之余,就不能乖一点吗? !居然逃出幼儿园找我? !

XX/XX/XXXX
呵,把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扔了,胆子真大!不过,上面画的是谁?大猩猩?是我吗! ! !

越看下去,本来简简单单的一句,随着时间的发展,变得越来越多起来。看似粗暴骂人的说话里,却隐藏着几分温柔。

XX/XX/XXXX
真是的,这么笨。没有我,他该怎么辨?真的麻烦死了,不会管一辈子吧?

~tbc~

【黑白来】比赛09(0115/清水)

还差8题就完成了!【开心】

同居30題(22/30)

21.半夜被冻醒心照不宣为对方盖被子碰到彼此的手.

半夜,双六一被冻醒了,虽然平时的他会以几秒的速度可以醒来并把一切准备好,但这并不适用现在的双六一,此时的他迷迷糊糊地靠坐在床上,这才发现导致他被冻醒的原因。

大约是睡得并不怎么安稳的关系下,身边的Jyguo把被子拿走并抱在怀里中,于是双六一有些无奈地把被子抽出来,盖上二人的身上,再之后将Jyguo拉过去紧紧地抱着。

--看看你再怎么乱动!

双六一有些赌气般地想。

22.陌生号码发来的暧昧短信.

“那我先去洗澡了,如果有人找我记得和我通知一声。”

“我知道了……”Jyguo边看着电视边敷衍地说。

见此,双六一也不管Jyguo就走了,可才刚走了几步双六一的手机就响了一声。

是有人发了短信来了……

正想叫双六一回来的Jyguo,看到在手机屏幕上的信息内容时,停此他接下来的举动,反而拿起手机看了。

【我想你了,22:00,xx商场门口见】

……

“有人找我吗?”双六一洗澡完出来问。

“没有。”Jyguo淡定地把手机交给双六一,“你在等谁吗?”

双六一在手机上看了几眼,上面如Jyguo说的一样并没有任何信息,“我让三鹤把文件完成后,再交给我处理,看来他今晚完成不了。”

22:00,xx商场门口

“啊咧,阿一呢?”三鹤摸摸鼻子微笑道。

~tbc~